龙族终局

2019年1月,Chimera意识到他们将会失败,所以他们向银河系发出求救信号请求援助但没有得到响应。认识到这个状况并且意识到2020年水瓶座时代强大的星象结构,他们在2020年1月命令黑暗贵族和耶稣会发起新世界秩序计划的终局阶段。

很多负面的情境已经被光明势力阻止,但漏了一个情境,就是冠状病毒。在他们最终失败之前,黑暗势力决定造成尽可能多的混乱和苦难。正好是24年后,这是1996大遗忘的重复,那也正好发生在计划好的突破之前: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5/10/the-great-forgetting-of-1996.html

在物质层面,冠状病毒疫情巩固了黑色贵族和他们的手下的权力:

https://www.zerohedge.com/markets/dollars-vs-deaths-us-equity-investors-have-now-made-over-100-million-every-covid-victim

这在光明和黑暗势力的纳米技术战争中为Chimera控制的DARPA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带来一些有利条件:

https://www.activistpost.com/2020/05/coronavirus-gives-a-dangerous-boost-to-darpas-darkest-agenda.html

军方使用的纳米科技比大部分人所知的先进得多,甚至在几乎20年前:

https://www.forbes.com/2003/03/19/cz_jw_0319soapbox.html#3952b8b32072

Chimera开发的先进纳米技术削弱昴宿星人清除冠状病毒的星尘技术的效果。这是星尘技术在清理病毒上只有75%有效的原因。接下来的几个月在这个方面期望有某些突破,如果成功,昴宿星人将能够彻底清理冠状病毒。

另外,Chimera正在支持Elon Musk和他的星链卫星计划,加强隔离地球的电磁隔栅:

https://www.wakingtimes.com/2020/04/07/what-you-should-know-about-5g-satellites-how-musks-sci-fi-dreams-are-becoming-our-living-nightmare/

还有,一些HAARP技术仍然没有完全清理,并且仍然有风险会触发一次过早的极移:

https://www.wired.com/2008/01/russian-journal/

从正面来看,Chimera几乎已经完全输掉与光明势力的关于先进量子外星武器的战争。另外,实际上所有等离子原生异常已经被清理,这是非常好的消息。

绕月轨道以外的太阳系正在活跃地通过一个多维的扬升门户,很多正面的宇宙种族搭乘着他们有生命的光之母舰出现在太阳系里。那里的黑暗天龙人舰队最后残部正被追捕。

在月下空间,情况非常不同。隐形的天龙人舰队仍然一定程度控制这个区域,尽管这种控制受到光明势力舰队甚至接近于行星地表的挑战,这已经被广泛报道:

https://benjaminfulford.net/2020/05/18/area-51-destroyed-as-secret-war-intensifies/

如果昴宿星人或者其他正面种族的舰队完全在月下空间现形,他们将会马上被天龙人舰队消灭,一部分天龙人舰队会与他们同归于尽。

天龙人在接近地表的以太层仍然保持一部分的标量电磁隔栅技术,绕月轨道的以太层仍然有一些巨大的Chimera蜘蛛使银河联邦的舰队进入月下空间很困难。所有等离子Chimera蜘蛛几个月前已经成功移除,剩下一些以太蜘蛛但它们更容易清理:

Chimera和天龙人都知道银河联邦势力很快到达地表,他们想在美国太空军的护伞下保护他们所控制的美国空军秘密太空计划,作为抵抗银河联邦的最后一道防线:

https://www.exopolitics.org/at-space-force-flag-unveiling-trump-refers-to-upcoming-ssp-technology/

在行星地表,正义军以及红蓝龙族正在幕后行动准备”事件”。然而,他们还没有完全与可靠的外星信息来源连接,所以他们对天龙人/Chimera控制行星的范围(尤其是非物质层面)的理解是有限的,他们的信息有时不完全可靠。其中一个例子是正义军在2020年4月的大逮捕计划。

中国大陆的龙族信息来源表示我们的4月4日冥想之后,光明势力在所有层面上发起最后的决定性攻势实现解放。他们期望一些大行动会在2020年11月美国大选期间达到高峰。

中国的正面秘密社团领导者称为红(注:洪)和蓝(青):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5/02/the-red-and-blue.html

他们来自心宿二舰队,他们在银河战争期间反抗黑暗势力时赢得了一些决定性的战斗。他们的起源是心宿二星系,那是一个红超巨星心宿二A和蓝主序星心宿二B组成的双子星系统: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ares#Antares_B

他们很多下属在洪门和青帮里,属于正面派系的天龙人种族,也就是右枢天龙人。他们转世为人类并且深藏于中国政府(红)和道教灵性团体(蓝)之中:

http://www.china.org.cn/arts/2009-11/11/content_18869841.htm

关于蓝,引用龙族信息来源:

“道教全真派中的龙门派把藏,蒙萨满教,道教,儒家和佛教元素混合成为一种道教的综合形式。龙门派是北派全真教的一个分支。它的灵性出身要追溯到13世纪的祖师丘长春(注:丘处机,道号长春子),长春意思是”永恒的春天”。长春真人是在黑暗蒙古入侵期间建议和支持成吉思汗保存中国古代文明的其中一个圣人。成吉思汗指派他监督中国所有灵性传统文化和知识,龙门派因此在保存中国鞑靼知识,以及从那时起到现在作为中国知识和智慧的守护者扮演关键角色,2009年后,在这个人类演化和威胁的关键时期它的职责扩展至全世界。”

关于红,引用富尔福德:

“1644年满族人入侵中国时,明朝军队成为了一个地下社团,目标是反清复明。他们支持义和团运动,但被帝国主义镇压。后来,在海外中国和日本皇室的帮助下,这个社团成功推翻末代皇帝并把孙中山安排上去。他们最后出现在历史书上是1940年代在上海青帮和红(洪)帮激烈反抗共产党。他们在1949年被共产党打败,再次成为地下组织。从1949年起,他们稳定地增加他们在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影响力。他们在中国政府最高层有成员,但他们天生反对新世界秩序,他们也不是官方的中国政府组织。”

通过下面这个组织,现在洪门在台湾以及一定程度在日本活动:

https://acfreemasons3821.org/en/about_jlcf

台湾在”事件”的时候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现在还不能透露。

一个非常间接的暗示:

https://www.zerohedge.com/markets/us-deploys-b-1bs-warships-south-china-sea-china-nationalists-call-invasion-taiwan

中国大陆另一个龙族信息来源表示如果中国的病毒清除不了,他们就威胁揭露中国秘密太空计划,这个行动取得了成果,现在中国大陆每天只有不到10个新增确诊冠状病毒案例。

他们建议西方的同行们采取类似的方法,应该认真考虑泄漏西方秘密太空计划的机密情报。

克隆实验室也可以被揭露:

https://8kun.top/qresearch/res/7705421.html#7706089

以及NASA在木星使用核爆制造一个负面的异常门户:

http://knowledgeglue.com/did-nasa-cover-up-an-accidential-nuclear-detonation-on-jupiter/

宇宙的环面形状也应该很快被正式发现:

https://www.rt.com/news/487091-universe-north-south-shifting-constant/

https://www.quantamagazine.org/what-shape-is-the-universe-closed-or-flat-20191104/

热力学第二定律终于被驳倒:

http://ancestralmomentum.com/2017/03/of-shiva-and-the-second-law-of-thermodynamics/

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dn2572-second-law-of-thermodynamics-broken/

https://www.gaia.com/article/scientists-have-reversed-the-arrow-of-time-in-quantum-experiment

https://nypost.com/2020/05/19/nasa-finds-evidence-of-parallel-universe-where-time-runs-backward-report/

一个不能透露名字的信息来源表示巴黎是一个必须尽快被完全重新激活的女神漩涡,那些仍然能使用旧制度女神秘仪的巴黎白色贵族需要重新考虑在重新激活巴黎漩涡上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现在光明势力给地表人类的主要信息是人们需要连接他们的灵魂,不去依赖数字媒体,对自己诚实和真诚,连接那些美好,纯粹,真实的事物,发展高尚的品格并且不要评判和否定。

光明势力观察到很多人有不必要的严酷,自我中心的反应以及过度的批判。因为行星地表上极端负面的环境,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但那种人基于他们对纳什均衡有缺陷的理解,他们不只让其他人的生活更糟,也让他们自己的生活更糟:

https://link.springer.com/chapter/10.1007/978-3-642-32820-6_1

另外,很多人过去被心理创伤为基础的思想控制编程洗脑,很多编程随着我们越来越接近”事件”而被触发。

其中一些人作为沉睡的代理人渗透到行星地表上所有正面团体。

其中一个例子是我在匈牙利会议的主要组织者,他和他的妻子变成我的反对者。他积极地参与抹黑我的运动,发布关于我的谎言和假消息,伪造证据,医生邮件并积极地组织人们反对我们4月4日的冥想。他们自2019年夏天的行动直接导致匈牙利女神漩涡的崩溃,在那个国家为黑暗势力打开大门渗透光之工作者群体。他们的行为一定程度上从负面地影响了2020年初扬升时间线的流动,光明势力一定程度上要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间接导致该国一些冠状病毒的死亡,这些死亡本来可以避免。他们是或好或坏地,能够很大影响行星形势的关键人物的一个例子,我希望将来我能举出更多关键人物影响关键形势的正面例子:

https://stargate2020.blogspot.com/2020/05/the-compression-breakthrough.html

随着接下来的几个月负面以太和星光层实体在行星地表的减少,越来越多的光将会到来,更多的人将展示出更正面行为。

光的胜利!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20/05/dragon-endgame.html

back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