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地表人类的简短信息

从1月20日到22日将会有一个重要的时间线节点,重大程度地影响到这个行星地表未来的事件发展。在那段时间,很重要的是锚定尽可能多的光。

光明势力请求每个感到受指引的人,从1月20日中午(美国东部标准时间)EST到1月22日中午EST每4小时为美国大陆进行菩提光柱冥想。

这里是冥想说明:

https://www.welovemassmeditation.com/2021/01/buddhic-column-meditation-for-the-continential-united-states.html (中文)

另外,从1月20日到22日,也可以在之前和之后的几日,在任何感到受指引的时刻,你可以观想遍及美国大陆的所有能量被紫色火焰净化。

光的胜利!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21/01/a-short-message-to-surface-population.html

backup

紧急:为华盛顿的形势持续冥想

今天在华盛顿,很多抗议者成功进入了国会大厦,当时国会正在开会,那些抗议者与警察发生武装对峙:

https://www.rt.com/usa/511734-armed-standoff-house-chamber/

https://www.rt.com/usa/511732-us-capitol-protest-trump-lockdown/

这是反对舞弊的人们集体意志的表达。光明势力表示他们支持人民的意愿,但建议人们避免暴力。他们正在从那个地区清理所有负面非物质实体,并且参与到一些”其他的行动”中。他们请求每个感到受指引的人看完这篇文章后马上进行以下的冥想,并且跟随指引经常地冥想,直到形势平复下来:

https://www.welovemassmeditation.com/2021/01/urgent-ongoing-buddhic-column-for-situation-in-washington-dc.html

这条信息将会在任何有需要和任何可能的时候更新,所以定时来查看。

光的胜利!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21/01/urgent-ongoing-meditation-for-situation.html

backup

水瓶座时代激活报告

我们的激活是一次巨大的成功,我们达到了临界人数的很多倍,大约40万人参加冥想。

冥想把一个强大的能量闪焰发送到行星能量网格,伴随着构造板块作出反应和火山爆发:

https://eu.usatoday.com/videos/news/nation/2020/12/21/webcam-shows-overnight-eruption-hawaii-volcano/3997562001/

https://www.rt.com/news/510403-etna-erupts-shoots-lava-sicily/

就在12月21日6:22pm UTC,一股纯粹银河之爱能量的强大脉冲从M87银河系来到行星地表。这个脉冲持续大约10-15秒,但它足够强大地立刻移除了积聚在地表附近的所有剩余原生异常的大约10%。

很多参加冥想的人已经感觉到这个脉冲,它给一些人带来瞬间的情绪,灵性,有时甚至是肉体的治疗。一些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战士能量场里很多创伤事件被清除,内心获得了巨大的疗愈。

从那时起,这个行星地表的原生异常的清理正在进行。

光明势力成功把纯粹的光锚定在行星地表,这是1996年来的第一次。很多光之存在和女神通过他们的能量体出现在冥想的人们周围,他们获得了矩阵结构的一个非常详细样本。随着对矩阵量子结构有了更大的理解,他们正在全速移除那些外星量子黑暗科技。他们也开始逐步清理地表人类的植入物,你可以通过这里的植入物移除技术来帮助他们: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5/06/implants.html

以及这里:

https://www.welovemassmeditation.com/2020/05/crack-the-matrix-implants-triangulation-exercises.html

光明势力也继续清理Chimera,行动完全按照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他们已经清理了超过50%的Chimera地下基地,其中几乎全部是超深的Chimera地下基地,深度大于8英里,刚好在莫霍界面以上,也就是地球地壳与地幔之间的边界: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horovi%C4%8Di%C4%87_discontinuity

另外,超过50%物质的Chimera蜘蛛已经清除。光明势力也清理了蜘蛛王,它是人类历史上无数战争背后的主要神秘力量。

有另一对物质的蜘蛛王和蜘蛛王后仍然存在。它们在1996年从参宿七星系来到这里,从那时起它们就在刚果下面的Chimera地下基地。雄蜘蛛是地球隔离状态和冠状病毒封锁(隔离第2阶段)背后的主要神秘力量,雌蜘蛛是抑制灵魂契约和无条件的爱的主要神秘力量。它们将会很快被清除。

2019年9月,我已经警告过关于耶稣会版本的金融重置计划,他们安排在2020年1月实行: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9/09/2020.html

耶稣会精通占星术,他们很久就知道2020年1月土星-冥王星合相是发起他们计划的最大机会,那时也是他们第一次公开宣布冠状病毒。让我们看看他们计划的背后是什么。

在2014和2015年当金砖国家/东方正面联盟成立后,耶稣会把他们的主要基地转移到中国,并且把很多阴谋集团代理人调到那里。那些代理人在2015-2019年间占到中国政府内部的很多位置,并且马上开始渗透西方的计划: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0-12-05-situation-update-dec-5th-operation-warp-speed-ccp-conspiracy-vaccines-military.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046783/Leaked-files-expose-mass-infiltration-UK-firms-Chinese-Communist-Party.html

https://nypost.com/2020/12/11/chinese-honey-trap-could-hold-thousands-of-operatives/

https://gnews.org/440581/

多数人不知道共产主义是耶稣会的产物:

https://exploringrealhistory.blogspot.com/2020/10/a-final-three-way-game.html

更少的人知道渗透西方的中国代理人里,其中有一些实际上是假装成中共党员的正面红龙成员。

奥尔西尼Orsini黑色贵族是中世纪以来疫病背后的主要力量,他们设计了黑死病,也是疫苗计划背后的主要势力。

比尔.盖茨,安东尼.福奇和乔治.索罗斯以及中国政府高层某些人是奥尔西尼的主要部下,他们使这次疫情和封锁成为可能:

https://www.rumormillnews.com/cgi-bin/forum.cgi?read=159744

https://blog.nomorefakenews.com/2020/12/07/the-china-lockdown-sun-tzu-and-the-art-of-war/

目的是为耶稣会版本的大重置做准备,受耶稣会教育的Klaus Schwab在这里描述了这个计划:

https://www.weforum.org/great-reset/

耶稣会缺乏创造力,他们唯一能做的是偷窃主意,策划一个与正面金融重置相反的版本: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2/04/normal-0-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_28.html

耶稣会,罗斯柴尔德和洛克菲勒派系已经达成三边协议,团结实施他们的计划:

https://www.rt.com/op-ed/509405-pope-vatican-global-capitalism/

然而,负面的大重置计划不会成功:

https://www.armstrongeconomics.com/armstrongeconomics101/ai-computers/how-our-ai-computer-forecasts-the-failure-of-schwab-world-economic-forum/

https://alt-market.us/is-the-globalist-reset-failing-the-elites-may-have-overplayed-their-hand/

尽管他们的计划非常接近实际显化:

https://edition.cnn.com/2020/12/27/tech/coronavirus-vaccine-passport-apps/index.html

https://www.weforum.org/projects/commonpass

同时,正面的龙族势力在幕后默默工作。他们大部分的计划还无法公开,我唯一能说的是他们支持中国民间的太空探索,尝试让国际社会参与进来,为大揭露做准备:

https://www.space.com/china-sharing-chang-e-5-moon-samples

https://www.space.com/china-fast-radio-telescope-open-international-scientists

科学家正在研究来自比邻星的无线电信号:

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20/dec/18/scientists-looking-for-aliens-investigate-radio-beam-from-nearby-star

丁于,一个中国流行歌手,6月时被中国航天科技国际交流中心任命为太空音乐推广大使,他在12月19日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唱了一首叫《水瓶座时代》的歌,宣传了我们的冥想:

https://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hl=en&sl=ja&u=https://ameblo.jp/cobrameditation/entry-12645342387.html&prev=search&pto=aue

https://tv.cctv.com/2020/12/19/VIDEJ0oToL8qigwc5LLG5edv201219.shtml

我的团队从希伯来语到英语全面翻译了著名的Haim Eshed星际政治访谈。尽管这个访问的信息不是100%正确,但这个采访本身对很多人来说是有趣的:

https://www.welovefirstcontact.com/2020/12/head-of-israeli-space-program-aliens.html

正义派系成功渗透了太空军,正在从那里清除一些Chimera的代理人。将来某个时刻,太空军可能在人类和阿斯塔指挥部的第一次接触里扮演一个角色:

https://www.zerohedge.com/technology/space-force-personnel-will-be-called-guardians

这是《The Portal》一书的更新版,里面有这个博客的文章:

https://portal-report.com/

还有一本关于速子治疗舱的书:

https://www.tachyonhungary.com/book/?lang=en

最好的还没有到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X4MnFkrOZI

光的胜利!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20/12/age-of-aquarius-activation-report.html

backup